羡羡星光

all翔-天道好轮回12-邱非ver.

Thebaine:

哇哦~时隔7个月,在下又回来啦~


感谢qq上某位gn的催文,不然还真不知道这一更要什么时候才出得来……


因为太久了,文笔有些退步哈QAQ删了改改了删的,看着要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多担待下,或者回复一下都好~


之后照例走论坛和不老歌~


以及下一更在下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


啊对了,跟那位gn商量了下,果然还是开放结局好一些?


以下尝鲜——




12


孙翔呆呆地坐在喧杂气氛的最外围,他眨眨眼睛,似乎还是觉得自己被如此轻易地推销进这个地方是脑抽了吗?


可能确实自己需要放松一下?


孙翔自嘲地又抿了一口杯中的橙黄色液体——散发着淡淡香气酒精度数极低的果酒,就当是在喝饮料了。


这是距离嘉世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一家酒吧,不涉黑地保留着灰色产业,你情我愿的生意也没人挑事来说闲言碎语。站在门口招揽顾客的小伙子笑得很甜,很会察言观色地拦住了貌似游荡在街上的孙翔。


“小哥哥,累了的话不如进里面坐坐,点杯酒水休息一下,也许心情就能变好了呢。”


孙翔愣了愣,被雪藏了之后自己除了训练便是加练,感觉上跟以前没什么差别,心里却是别扭得很。他来嘉世是来做什么的?训练,比赛,然后夺冠!养精蓄锐给自己充电他完全ok,可那不能参加比赛的遗憾根本淡不下去,他渴求着赛场上那激烈的碰撞,热血的比赛才是他的追求!


他本来就心情不太好,刘皓那帮人还总在自己旁边绕圈圈,这才宁可放下训练出来透透气。他出了嘉世走在还不算熟悉的大街上,一段距离之后才突然回神,自己似乎没有地方可以去,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嘉世也不过是一个他工作的地方,兼一个住所。


想一想,孙翔自己也没有过多感伤,他从来都是一个人,这么多年也过来了,只是这偌大的H市竟没有一个自己待着便会舒心的地方……毫无目的的游荡最终被那甜甜的笑容,不,甜言蜜语打动,孙翔看着舞台上和舞池中肆意放纵的人群,七彩的灯光晃动将一切变得梦幻起来,热烈的舞曲充斥在耳中,孙翔戴着兜帽晃动着酒杯,微微粘稠的酒液随着手指的交错来回摇曳,孙翔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就算是在如此喧闹而放松的场所也无法忘却那些烦躁的琐事,他又把兜帽拉低了一点,却不想这不起眼的“最外围”因为自己而变为炙手可热的位置。


容貌艳丽的女生贴了过来,孙翔皱紧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这已经是第三个了,他们就看不出来我对跳舞没有兴趣吗?毫不委婉的直接拒绝并没有引起围观群众的不快,反而盯上孙翔的人愈加得多了。


“这小哥长得真帅。”


“喂喂,都看不到样子你怎么知道是帅哥?”


“就是因为帅才会遮起来你懂不懂啊!还有那个体型……哈,要是能被他干肯定超级舒服的。”


“哼,万一他是一个Omega呢?还干你?被人干还差不多。”


“哪有长得那么高的Omega?蠢吧你。”


“切……不过,真的挺有兴趣的,就算不是Omega也可以嘛。”


孙翔有些坐不住了,那些目光从一开始感兴趣和疑惑的打量渐渐变成了不怀好意的凝视。他后知后觉地想到这里是公共场所,而自己是一个绝对公众人物,没有被认出来已是万幸,要快点离开才是——酒精作祟吗?居然现在才想到这些事!


孙翔站起来,突然的晕眩让他抚了抚额角,没想到那甜甜的果酒后劲还挺大,他晃晃脑袋转身朝出口走去,却不想有人极具眼力价地贴了过来。


“你没事吧?我扶你过去坐一下?”


仅是他的吐息已让孙翔相当反感,贴着耳边传来的哑音激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传来的酒气令人蹙紧了眉头,更别说那个人居然用他的手掌从腰侧抚到后腰直滑向臀部!


反击不过转瞬之间,握住那不规矩的手腕向后反折在后背上,一声惨叫便被酒吧的喧闹盖了过去。察觉到周围人看到这种状况没有任何的退缩反而更加蠢蠢欲动,孙翔觉得头更晕了,赶紧加快步伐向外冲去。


视线内的人、物仿佛加了各种各样的滤镜,虚幻,发散,自带有超自然的波纹,美如绚烂的花海,那芳香中却是带了醉人的毒气。孙翔揪紧了胸前的衣物,走开……别过来!


究竟有没有说出来孙翔都不知道了,耳边的声音风声一样呼啸着,人们丝毫不收敛声音的议论混合着架子鼓的鼓点和吉它贝斯的弦音,魔鬼一般攻击着孙翔的耳膜,叽叽喳喳喧闹不停,拉扯着名为理智的那根细弦。


额头贴在墙面上的时候依稀还能记得兜帽没有被扯下来,有人紧紧攥住他的手指压在后心,另一边被擒着细瘦的手腕按压在墙上,陌生的手掌一只又一只,脊椎,腰肢,肚脐……肆意抚摸,沿着牛仔裤臀缝线来回按压的手指时不时地向里戳刺……


手指好痛……放开……别动我的手!


无力的身体连双腿都受制于人,那在裤线上攀爬的爪子恨不得一一折断——做不到!动不了!没有更过分的强迫,酒吧里不允许脱了裤子就干这种事,挑逗的动作倒是越来越胆大。咬紧了下唇,知悉自己被下了药的孙翔在身体自顾自起了反应的时候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


弱,太弱了,这副身体确实是不堪一击呢。


——那又怎样?!


仰起头向后用力一撞,自己的头晕成这样估计对方也好不到哪里去,孙翔扯开嘴角还能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自然被松开的手便是锁紧了对方的咽喉,紧跟着一拳揍到了脸上,第二拳没能揍到就被拦腰拉了起来,那只手却是攥得死紧,抬腿就照着命根子踹。


敬我一尺,还你一丈。


练家子的人可不是说着玩的。


他就这么低头噙着笑站在人群里,灯球洒下摇曳的光晕,帽檐下的半张脸更加得妖冶而危险,红艳的唇弯起的弧度都是那么地正好,一匹孤狼,致命的诱惑。


瞬间骚动的人群,被揽住身体的时候有人突然抓住他的手臂强硬地扯了过来,是谁……孙翔努力地转头去看,恍惚间挣扎着聚焦,最后印在眼底的那双眼睛如同湛蓝的湖,那般澄澈。熟悉的气息,他认得这个Alpha,孙翔终于可以安下心来,直直地晕了过去。




&不老歌


&羊习习培育所

评论

热度(163)